您的位置:365足球外围官方网站 > 自主装修 > 成思危长辞,羊城晚报

成思危长辞,羊城晚报

发布时间:2019-12-30 00:31编辑:自主装修浏览(118)

    作为金融改革的长期践行者,成思危为我国经济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其实是改革精神。在近期股市现波折的当下,其智慧建言对股市改革不乏意义。

      64年前,一心报国的成思危响应中央号召,从第二故乡香港回到祖国大陆,第一个落脚点便在广州,广州南方大学工人学院、广东省总工会组织科、华南工学院,均记录着年轻的成思危成长的足迹。虽然成思危在广东学习、工作时间不足5年,但他一直关心着广东的发展,近两年更为广东的发展支了不少招。1952年11月,17岁的成思危作为广东省总工会调干生,考入华南工学院化工系学习,后转到华东化工学院。

    作为金融改革的长期践行者,成思危为我国金融领域留下的最重要的遗产,其实是改革精神。以创业板市场为例,当下创业板市场的深度调整暴露出了很多固有的问题,而成思危在2013年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经直言,我国创业板存在企业创新不足、估值过高、虚假信息和内幕交易、对创业板财富效应宣传过度、缺乏做市商制度等问题,这些问题需要持续的改革来解决。

      对此,他提出了中国发展风险投资事业的“三步走”战略:首先是建立风险投资公司,为国内外投资者提供咨询与服务管理;第二步是建立风险投资基金,并制定相应的法规及管理办法,从国内外吸收资金;第三步是建立包括二板市场在内的风险投资体系。

    7月12日凌晨,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与世长辞,引得无数人缅怀。在推动中国的金融改革方面,成思危的贡献值得后人记取,而作为“创业板之父”,他的去世则让我们更有理由以改革为念,对当下股市的波折反思一二。

      由于成思危为我国新兴的风险投资业做出奠基性贡献,业内人士亲切地称他为“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和“创业板之父”。

    成思危的第二份遗产,仍然与通过完善资本市场促进高科技产业的发展直接相关,即推动创业板市场的建立,对这项事业的专注与取得的成就让成思危获得了“创业板之父”的赞誉。回顾历史,在我国股市中开辟创业板的构想早在1999年就有了,但直到2009年10月才真正诞生,一个婴儿的诞生需要10月怀胎,而我国的创业板市场可谓10年怀胎,这期间波折重重,成思危多次发声。应该说,创业板市场是我国风险投资体系化、制度化的一个重要成果,成思危对于创业板市场建立所发挥的作用是基础性的。

    心系广东“腾笼换鸟”

    实际上,作为实践派的经济学家,尤其是作为中国金融领域的拓荒者和建设者,成思危给中国留下了丰厚的金融改革遗产。这份遗产,首先是上世纪末的“一号提案”及其对我国风险投资领域的推动,成思危“风险投资之父”的称号就是由这一贡献而来。成思危是最早将风险投资概念引入中国的学者,而在1998年的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成思危以民建中央主席的身份提交了《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该提案即“一号提案”,后来推动了高科技产业的大发展。在推动风险投资的事业中,成思危扮演的是一个拓荒者的角色。

      成思危一再强调,风险投资的重点领域应当是高技术领域,支持的重点阶段应是创业阶段。

    成思危的金融研究和实践为我国金融改革留下了宝贵的遗产。当下我国经济正处在深度调整之中,近期股市的波折也考验着监管层的智慧,居安思危,危时更应思危。成思危的改革精神,以及他作为金融老人对金融改革的智慧建言和体认,对当下和未来仍然有弥足珍贵的价值。

      “腾笼换鸟计划,也就是产业转型升级,是广东迫切需要推动的工作。现在要做的是,用先进技术改造传统产业,提高劳动生产率;另外是发展新能源产业、现代服务业、文化产业,这是未来的重要发展方向。”

    在成思危先生逝世之际,我们应当充分重视先生的改革精神对于当下我国股市的启示意义。应该充分认识到,对于A股出现的危机,资金救市的作用只是暂时的,如果因为救市延宕改革,更是万万要不得的。当下,监管层应该充分利用牛市提供的改革时机,待稳住局势之后,尽快恢复IPO、并推进包括注册制改革在内的相关金融改革。

      此后,成思危还马不停蹄赶赴深圳腾讯公司,调研互联网金融项目。

    被誉为“创业板之父”

      46岁才弃化工转学经济的成思危,在1998年全国政协九届一次会议上,代表民建中央提交了被人称为“一号提案”的《关于尽快发展我国风险投资事业的提案》。该提案引发了一场高科技产业新高潮,国内风险投资的热潮也由此掀起。

      2004年6月,深圳中小企业板正式开盘,迈出了“三步走”战略中的一步;2009年10月23日创业板开板仪式正式举行。至此,成思危提出的风险投资事业从一纸文书,经过10年酝酿,已变成一颗鲜活的种子在中国大地上落地生根。

      成思危与广东也曾有过一段缘,说得一口流利的广东话。1951年,16岁的成思危怀揣着一颗报国心,从香港回到广州。随后,成思危进入南方大学学习,毕业后被分配至广东省总工会工作,1952年11月,17岁的成思危又进入华南理工大学前身华南工学院学习。

      2013年9月,中国(上海)自由贸易示范区获批,让改革开放以来习惯于喝“头啖汤”的广东人感到了危机。2013年年底,成思危出现在深圳举行的“前海论坛”上,并对深圳前海提出忠告,“金融的大政策是国家的,我们不能去改变,但是可以做好准备,前海有可能作为今后自由贸易区的一个点,是要提前做好准备的。”

      2014年4月,成思危又受广东省总工会之邀,出席广东职工大讲堂。在谈及广东发展现状时,成思危提到,广东现在遇到的问题是产业转型升级。

    羊城晚报7月13日A2版讯 上周,处在崩溃边缘的中国股市刚刚上演一出惊心动魄的绝地反击,化险为夷。却在周末,传来了有“中国风险投资之父”、“创业板之父”之称的著名经济学家成思危先生,因病与世长辞的消息。

    本文由365足球外围官方网站发布于自主装修,转载请注明出处:成思危长辞,羊城晚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