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足球外围官方网站 > 旅游推荐 > 大理云龙诺邓古村,重返云南之千年古村诺邓

大理云龙诺邓古村,重返云南之千年古村诺邓

发布时间:2019-11-24 15:14编辑:旅游推荐浏览(126)

    千年白族村

    诺邓也称“诺邓井”,“井”就是盐井。根据云南史料记载,云南井矿盐业在秦汉时期就已产生。从有明确记述的唐代开始,诺邓村的演变发展完全依赖于盐业经济的兴衰。因诺邓盐质非比寻常,保山、腾冲一带自古以来就十分喜欢食用“诺盐”。

    诺邓历经千年风霜雨雪,沉淀下了众多的历史文物古迹。顺着印烙着深深马蹄痕的青石板道拾级而上,你可以看到1000多年前的那口古老盐井,也可以看到当年由朝廷钦命、威镇一方的五井提举司留下的衙门旧址,还有玉皇阁道教建筑群、财神殿、龙王庙、万寿宫、贞节牌坊。

    发表于 2004-03-14 21:22

    知道有诺邓这样一个地方纯属偶然。去年秋天同事elaine清理办公桌时发现一本旅游杂志,见尚属当年期刊便物尽其用地放到我桌上了。整本杂志内容一般,唯独一篇关于诺邓的游记吸引我从头读到了尾。此次再度来滇,既没能实现从怒江翻山到德钦的计划、走雨崩的愿望又再次落空,时间陡然有些富裕起来,便想到这个千年古村去看一看。因为没有事先计划,只记得是在大理州境内,还是从丽江出发去剑川前匆匆上网查了一下,才知道它位于云龙县果郎乡。 网上关于诺邓的资料很少,虽然搜索出了十几个链接,但都是指向同一篇文章。云:诺邓村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云龙县境内,被称为“千年白族村”,它是唐代南诏时期遗留的滇西北地区年代最久远的一个村落,是云南最早的史籍《蛮书》记载中至今唯存的原名称一直未变的村邑(唐代著名典籍《蛮书》成书于公元863年)。村中保留着大量的明、清两朝建筑和著名的玉皇阁道教建筑群,民居住宅和道路街巷层层叠叠、台梯相连,一切都古香古色,让人无法抵御思古之情。村中还较完整地保存有古盐井以及明代五井盐课提举司衙门旧址,是研究云南古代盐业经济文化的“活教材”。 2月11日 本来下决心要坐早上6:40的车从剑川直接到云龙,但终究还是没起来,尽管上了闹铃。奇怪了,人家老了都是觉少了,我怎么越老反而越睡不醒了呢?没办法,只好绕远取道下关了:(。坐9:15的车,三小时后到达下关客运北站,这里没有到云龙的车。乘8路公车进城,按照站牌的指示却坐过了一大段距离——公交线路已改,站牌却未更换。走回头路找到客运总站,也没有到云龙的车,还好下一个客运站相距不远。下关到云龙只有建设路分站发车,40分钟一班,票价25.50元。13:10的票已然售空,只好坐13:50的。从滇西北高原上下来以后路上的风景就差多了,一路上除了田园风光还是田园风光,实在有些单调,不像高原的路上随处可见雪山大江流云牧场,让人总有好心情。 一百多公里的路遇到两个禽流感检查站,专人上车检查有没有人携带鸡鸭羊。正在为羊们又犯了什么错误而感到奇怪,车上有人说越南又闹起口蹄疫了,倒…… 一路上被大太阳晒得昏昏欲睡脸发烧,环顾全车,就我旁边的这块车窗没有帘子:(。 17:10到达云龙县客运站,进站看了一下,云龙到昆明的车次很少。怕到时候现买买不到,顺手买了第二天下午17:30发往昆明的卧铺车票(事后发现这是此行所犯的最大错误)。 本打算直接到诺邓村里找户人家借宿,但想到自己已多日未曾洗澡,又天天被云南的阳光晒得大汗淋漓,实在该清洗一下了,还是住县城保险一点,就在客运站对面随便找了一家叫“兴仁旅馆”的住下了。单人间30元,老板娘死活不肯降价,就当图它24小时热水吧。 收拾停当出去转悠,发现云龙这个建在山坳里的小县城却有着浓郁的人文色彩,难怪它属下的诺邓村历来重视教育、人才辈出。在顺着沘江河修建的沿江路上,连一个公共厕所都用水墨工笔装点得诗情画意。一路栏杆上刻的除了梅兰竹菊便是古人的名言警句,且都是“未能随俗唯求己,除却读书都让人”之类。 下午6点钟的太阳是温暖而不炽热的,随意选一个石凳坐下,听着石栏下沘江水缓缓流过的声音,任四季如春的清风拂过面颊,看西下的阳光在县城东面的群山上洒下一片金光…… 回头观察偶尔经过的行人,呵呵,又是“出门孩子男人带”——妻子和婆婆悠闲地背着手散步,裹在花毯里的宝宝则乖乖地趴在爸爸的背上。在云南对这种情景早已司空见惯,但每次看到仍是很羡慕——不要误会,我羡慕的不是那位妻子,而是那个宝宝…… 哈哈。 过桥,信步上山,先到了斗姥阁,一座规模很小的两层建筑,也很简陋。恕俺无知,至今不知这位斗姥是何方神圣。她也是坐在莲台之上的,却像二郎神一样有三只眼,而且是单头四臂。塑像修得可以说非常粗糙,有意思的是塑像两边木柱上的对联却与宗教无关,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横批自然是“苦读寒窗”。第二层上是一位秦始皇装束的男子正伏案提笔的形象,组合起来倒是颇为独特。 绕过斗姥阁继续上山,到了高七层的文笔塔下,怎么看也不像老东西,问在上面玩耍的当地孩子,果然是九七、九八年才修建的,颇觉无趣。下山的路很滑,害的我都不敢边走路边发短信了。再度过桥回到县城,进了几乎全部被毁正准备重修的蟠龙寺。斗拱虽然刚被刷得艳俗,但就形状和结构来说,当年应该也是颇为精美的。 云龙县早在西汉时期就已纳入中央政府的版图,古时候云龙的井盐不但要供给滇西各地,而且远销东南亚各国。盐业的发展带动了运输行业,为了方便马帮运输,云龙县从唐朝开始在穿境而过的澜沧江和沘江上建造了一百多座风格各异的桥梁,也难怪云龙自称为“桥梁艺术博物馆”。不知道这些存在了千百年的古桥还能在现实的风雨中屹立多久,只可惜它们大都不在县城里,而且分布极其分散,松水藤桥在白石乡、通金桥在长新乡、砥柱桥在宝丰乡、飞龙桥和功果桥在旧州乡,还有彩凤桥、青云桥等等,我就只能借沿江路上那一个个灯厢里的照片来想象它们的风貌了……

    诺邓在白族语中意为“有老虎的山坡”。据考证,这座村庄是滇西北地区年代最久远的村落,也是云南省最早的史籍《蛮书》记载中至今唯一存在的原名称不变的村邑。村中现代民居建筑不多见,保留着大量的明、清两朝建筑和著名的玉皇阁道教建筑群。

    图片 1

    剑川

    诺邓是个白族与内地汉族的混血儿,这里的先民是白族,族谱却是由内地迁来的,不管曾经是什么族种,后来都逐渐被当地白族文化同化与消融,形成了今日诺邓特有的内地汉文化与当地白族传统文化相结合的独特民族文化。

    富足的生活加速了多民族的文化融合,也使诺邓很容易接受外来的先进文化。“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儒家思想深深地影响了诺邓。尽管山高路远,寒窗苦读的学子们还是马不停蹄地用几个月甚至半年的时间奔向省城或京师考取功名。诺邓成为滇西历史上文人辈出的文化古村。

    云龙

    诺邓有着悠久的历史,云南最早的史书《蛮书》中言:“剑川有细诺邓井”据考证细诺邓即今云龙县诺邓井,可知诺邓村见于史籍至少有1100多年历史,历经唐、宋、元、明、清几代王朝。它因盛产百万斤优质食盐而名镇滇西,缅北,经济繁极一时。据万历《云南通志》载:“汉代,云南有两盐井,安宁井和云龙井。”据考证汉代的云龙井就是诺邓井。那么诺邓盐井已经有两千三百多年的历史。

    图片 2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大理

    文风盛行

    人们将盐井中的卤水提回家,倒入升起火的盐灶,经过火的洗炼与人工敲打,就成了着名的“诺盐”。 由于井盐缺少人体需要的碘,今天的人们已不再食用。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诺邓古镇有“五井盐课提举司”衙门的旧址,后来因为外迁,这里就演变成了诺邓黄氏家族的住宅。家族人还将提举衙门改造成了登载本家科举功名的“题名坊”。清代,黄氏家族一共出了两进士、五举人以及上百名的秀才。

    图片 3

    诺邓如今已成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村,凡在中国大地上见到的寺庙、牌坊、会馆、祠堂、府第、巷道、墓葬……在这个小小村落里都有,亦是研究中国古代盐井文化的活村料。

    {"type":2,"value":"

    诺邓古村,位于云南省大理云龙县城西北,村中保留着大量的明、清两朝建筑和著名的玉皇阁道教建筑群,由于自唐代南诏时期1000多年以来“诺邓”村名一直没有改变,因此被称为“千年白族村”。

    图片 4

    千古盐井

    图片 5

    公元1383年,明政府设云南四提举司,其中有“五井盐课提举司”,治所即在诺邓,所谓五井即指诺邓井、山井、师井、大井、顺荡井。公元1393年,又在诺邓设“上五井巡检司”。提举由中央政府委派,一般都以乡进士提举五井,如现今诺邓村黄姓、李姓等族,先祖均因明代内地进士提举五井而子孙落籍于兹。

    图片 6

    古代制成的食盐需要交到盐局,才可以贩卖到各地。由于诺邓古镇的盐井吸引了各地的商户,成了“盐马古道”上的重镇。

    从有明确记述的唐代开始,诺邓村的演变发展完全依赖于盐业经济的兴衰。因诺邓盐质非比寻常,保山、腾冲一带自古以来都十分喜欢食用“诺盐”。由于盐业经济的发达,诺邓村历史上曾一度成为滇西地区的商业中心之。

    经济兴则文风盛。诺邓文风盛行,在明清时达到了鼎盛,人才辈出,在清代云龙中进士的三人中诺邓有两人,举人,贡生,秀才则不胜枚举。在历史上有被称为“滇中儒杰”、“蜚声朔北”、“文章为天下士知”者,可见其科名鼎盛、人才辈出。

    图片 7

    古代诺邓的“茶马古道”,东向大理昆明,南至保山腾冲,西接六库片马,北连兰坪丽江,四方商贾云集,百业昌盛。诺邓村历史上曾一度成为滇西地区的商业中心之一。村中保存较完整的古盐井以及明代五井盐课提举司衙门旧址,是研究云南古代盐业经济文化的宝贵活教材。

    在大理云龙县坐落着自唐代南诏时期遗留下来的白族古村——诺邓。也许正是因为“太极锁水”的庇护,在经历了1000多年时光的洗礼之后,诺邓依然保留着先祖们留下的名字、语言、建筑和习俗。

    从有明确记述的唐代开始,诺邓村的演变发展完全赖于盐业经济的兴衰。南诏时期“细诺邓井”的盐业生产已经具备了相当的规模,到明朝中后期,五井提举司年上缴中央政府的盐课银达38000多两。古代诺邓的商路驿道,东向大理、昆明,南至保山腾冲,西接六库片马,北连“茶马古道”通兰坪、丽江、西藏。其时四方商贾云集,百业昌盛,物尽其美,货畅其流。村中集市每月“赶”四次,逢初一、十五“赶大街”,初八、二十三为“赶小街”,街道都因山就势,虽然路面不宽,但北向山坡一面开的店铺也有二三十家。因诺邓地处山谷,几面山坡上到处构建着层层叠叠、密密麻麻、风格各异的民居,院落形式如“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五滴水四合院”、“一颗印四合院”等等,由于山势较陡,前后人家之间楼院重接、台梯相连,往往是前家楼上的后门即通后家的大院。村巷村道都是清一色的石板铺就,且三步一阶、五步一台,谁也数不清全村总共有多少级台阶。

    图片 8

    盐街盐局

    直到二十世纪的后半期,现代工业文明冲垮传统手工业的时候,大锅熬盐被真空制盐所取代,人背马驮让位于车载船运。

    诺邓村在元、明、清时期形成了约20个姓氏,分别来自江西、河南、江苏、福建、四川,以及云南省内的大理、洱源、邓川等地。许多落籍诺邓的姓氏,其先人原来都是到此为官,从而留下了子孙后代在这里,其中段姓为大理国王族之后。

    因为盐,诺邓在历史上对中央财政的贡献较大,民国3年至13年间的庚子赔款就是由诺邓的井盐税抵交的。直到上个世纪70年代,它还是滇西的商业重镇。

    历史文化

    诺邓过去一般称为“诺邓井”或“诺井”。“井”就是盐井。根据云南史料记载,云南井矿盐业在秦汉时期就已产生。从西汉至南北朝时期,云龙为比苏县,汉朝设置比苏县的根本原因就是这个地方产盐。

    提举衙门

    图片 9

    汉武帝时期,在云南设置郡县,其中就有以诺邓为中心的比苏县,“比苏”意为“有盐的地方”。从这名字即可得知诺邓是以开采盐井出名的,至今已经有两千余年的历史。现在的盐井防止被污染已经被保护起来,只有经过允许或者开采季节才能开启。

    尽管云龙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但明、清两朝还是文风蔚然、人才辈出。诺邓村的科举,在云龙中“进士”的为最多(清代三人中诺邓就有二人),举人、贡生和秀才则不胜枚举,目前仅从几户诺邓人家族谱上查实的贡生就有40余名,秀才则有200多人。

    诺邓河和澜沧江之流沘江交汇处,绕了一个“S”型的大湾子,形成了类似道教“太极图”的奇妙天然景观。古人称之为“太极锁水”。“天然太极图”既是自然地貌奇观,又结合道教文化,自然巧合,极为罕见。

    图片 10

    图片 11

    “诺邓”一词是白语的译音,意思是“有老虎的山坡”,它在古代可是个了不得的地方。公元864年左右樊绰在《蛮书》中写道:“剑川有细诺邓井”。这表明诺邓在古代就以盐闻名于世了。

    图片 12

    千百年来诺邓人的生活依托在“三坊一照壁”、“四合五天井”这样最典型的白族民居上。在富足的盐业时代,家家户户的房子除了实用以外更讲究雕刻的工艺与内部的结构之美。斗转星移,当年依山而建错落有致的这些老房子见证了诺邓的荣辱兴衰。

    诺邓盐无碘,且淡,这也是诺邓火腿口味适中的重要原因。诺邓地区一年下来雨量适中,气候温和,并且霜量较少。在这样独特的地理环境下,诺邓火腿的腌制也需要三年的时间。老火腿瘦肉多,油脂薄,味道鲜美,因舌尖上的中国播出,让诺邓火腿名声大噪家喻户晓。

    两千多年的诺邓井就这样封闭了,卤水依然在流淌,淹没了井口。而诺邓人在50年的时光里,也悄然完成了从手工业者向农民的转换,归入“山里人”的行列。

    ’古代诺邓的“茶马古道”,东向大理昆明,甫至保山腾冲,西接六库片马,北连兰坪丽江,四方商贾云集,百业昌盛。村中保存较完整的古盐井以及明代五井盐课提举司衙门旧址,是研究云南古代盐业经济文化的宝贵活教材。

    图片 13

    图片 14

    本文由365足球外围官方网站发布于旅游推荐,转载请注明出处:大理云龙诺邓古村,重返云南之千年古村诺邓

    关键词: